落雨梧桐

一阵秋雨一阵凉,前几天下了入冬以来第一场雨。

如此这般的季节,好怀想巴尔的摩。那些时候的博洛尼亚,冬至敲打着树上的梧桐,地上铺满落叶,若能撑一把伞,披一件风衣,踩着叶子,听着沙沙响的响动,好美啊。

琳琅坐在窗台前,想起了历史。

“喂,同学,你的事物掉了~”

听到喊声,琳琅转身回头看向那人。哦,是个男的,高个,一身黑。那就是率先次琳琅见到林山的印象。

“~谢谢”,琳琅往回走了几步,捡起已经湿的水彩本,赶紧打开检查一下,还好,画还不曾报废。

”你是办艺术高校的?“

”不是“,琳琅并不想多说什么样,”谢谢你,再见“

撑着伞,转身继续往前走。

林山想了多说些什么,可惜女孩已经撑着伞走了。多么清秀的一个背影,黑暗的长发过肩一点点,灰色上衣束腰,紫色牛仔裤,一双白色球鞋。她走得严厉,生怕白鞋被溅脏了,林山嘴角微微上扬,
空气就像还留着一点淡淡地香气。林山就这么站着,望着那个女孩渐走渐远。

几天后,琳琅正式认识了林山。原因就是他经过操场时,被一个足球撞了个正着,前来捡球的人就是林山。

”原来是你哟,对不起啊。“

”你是······?“

”上次你东西掉了,我叫的您,你还记得吗?“

······

“下雨天,你的画本掉了·····记不得了吧?”

“哦,是您呀。”琳琅只是轻飘被球打了,也不疼。关键她也不想跟眼前以此男生多聊什么,只可以打发说“没关系的,上次谢谢您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”

“喂,我叫林山,军事大学的,大二。 你叫什么?”

琳琅认真看了一眼林山,嗯,不算难看,前几天穿着灰色条纹半袖工装裤,看起来太阳许多。

“我数控的,琳琅,大一。“

林山听到数控两字,差不多下巴要掉下来,这么可以的女童,学数控,真是老天不长眼啊。

”你不像啊“

”什么不像?”

“不像数控专业的哟“

”数控专业的人应有长什么样体统?恐龙吧?”

林山哈哈笑起来,”想不到你是数控的。我那天看见你的画本,以为你是外国语大学的“

”不是,我是数控的。我真有事,先走了,88″

自打知道琳琅是数控的事后,之后的几天,林山都在数控楼的门外等着,等着琳琅的再一次出现。

算是让他等到了。

琳琅抱着书和多少个同学边说边笑走出系大楼,就远远望见了林山,感觉被人追回一样。同行的的女校友开玩笑地推他“大美丽的女子,又一个追求者啊”,琳琅有点害羞“什么呀,我都有些认识他·····”,“不认得就每一天堵,你究竟欠了多少情债,快说快说,好让大家妒忌一下,哈哈”,
“滚~”

林山第一天来数控楼打听琳琅时,琳琅已经知晓,几天下来琳琅都走小门绕着走,她不并想理林山,不管她是来干什么的。
本以为几天下来,林山就黯然不再来了,哪个人知,明日要么遭逢了。

”琳琅~,我是林山,你回忆呢?“

琳琅和同学挥了挥手,独自停了下来。系里一个个男生女人擦肩而过,都带着笑看了一眼林山,有些坏一点的男生吹起口哨。

琳琅示意林山走过来,靠边一点。三人站到了路边几棵梧桐树上面。

”你找我,有哪些事吗?“

”没有事,我只是想认识你“

”大家上次早已认识了呀“

”不是,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我想认识您多一点······你方可做我女对象啊?“

如此直白,琳琅第四遍遇见如此间接的人,之前的追求者,要么就是递情书不敢面对面说精晓,要么就是叫个中等人传达。

”我才见过您一遍,我对你没感觉到,对不起“

”所以啊,大家要多认识啊·····我有很多优点·····“

琳琅噗呲一声笑出声来,”喂,你还真不谦虚啊”

日光下,琳琅这么一笑分外美观,林山傻傻地跟着笑了。琳琅好无语。

“但是我并不想认识你,我也不想交男朋友,谢谢您看得起自家,然而我对您并不感兴趣。”

“我会让你爱上自己的” 林山相当落到实处地回复。

本身会让你爱上本人的,就在那棵梧桐树下,林山的楷模略带稚气,即使当时秋意已浓,琳琅却好像被烈日当空晒烫一样。

“你那人怎么如此意料之外?!”
琳琅红着脸,第三次被人当面表白,不明了哪些应对,”我想自己说得很精通了呢?“

”那是你的事宜。”林山有点霸道地答着,“我最大的独到之处就是能坚称。”

琳琅有点愠恼,顾自往宿舍走了。

林山在后面大喊“没事儿,我会等你欢跃上本人的。。。。。”

琳琅觉得走了一小段路之后,偷偷以后看了瞬间,林山还站在那棵树下,坏坏地笑着。

银河至尊38元,精神病!——琳琅心里暗骂,脚步加速往宿舍跑。

跑到宿舍已经气短吁吁了。

“没事吧?琳琅?“舍友关切地问了。

”刚才可怜男生是什么人?“ 舍友顾小莉问她。

”不认得。”琳琅平缓下来以后,淡淡地回答。

世家看琳琅并不想多说,于是也不过多问,大家照顾着去餐厅吃饭。

琳琅记起几天前掉在水里的颜料本主题不可能用了,心想着要省一点钱买东西,于是跟大家说没胃口,不想吃。

人都走光后,宿舍就留给琳琅一个人,耳边突然冒出刚刚林山的话“我会让你爱上本人的。”

爱?
琳琅苦苦的轻笑,她有哪些资格去朋友?上天早就剥夺了他爱人的力量啊。她三岁亲生公公就回老家了,妈妈改嫁又生了儿女,琳琅完全不晓得父爱是哪些,而大姑永恒对她苛责,周围的人都视她为结余的人。从小他就感受着寄人篱下的生存,她多么渴望岳父温暧的大手,多么期待四姨可以抱一抱她,不过没有。一切都是冷冰冰。

链接

下一章节
【都市爱情】落雨梧桐(2)

相关文章